澄江长安网 - 云南长安网 玉溪澄江频道
您当前位置: 澄江长安网 >> 政法园地 >> 政法文苑
我的搭档老高
2019-09-06 10:28:06

□  武安昌

我在澄江县公安局凤麓派出所工作不到两年,是一名“新”警察。因为工作需要,我被抽调到专案组工作,有一段时间,我和老高成了搭档。老高名叫高利祥,听同事说他工作30多年,现在是一级警长,在过派出所,也干过刑警,现在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。我一直很喜欢听“老”警察讲各种抓捕、破案的事,但是和老高搭档以来,他一直没讲过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事。直到最近发生的事,让我对他一下子肃然起敬……

8月13日,晴,气温:33℃

接连几天的高强度工作,在今天19时终于告一段落。完成任务的我和老高在峨山与同事会合的时候,感觉肚子很饿,可看着老高一脸严肃,我也不好意思提吃饭的事。老高说还有最后一件事,带嫌疑人体检、送所关押。

20时,我们将嫌疑人带到峨山县人民医院。由于疲惫,我很想在医院的凳子上坐下休息一会儿,可看了一眼老高,他的样子好像更严肃认真了。我想,体检而已,小事一桩,怎么老同志还不放心呢?

21时,嫌疑人完成体检。我和老高一人一侧带着嫌疑人走出医院,老高突然停下来,回头对同行的小邹说:“给他买点吃的吧,这个时间段到看守所也没吃的了。”我知道他说的是嫌疑人,嫌疑人抬头看了看老高,说了一句“谢谢”。

21时40分,完成送押。我们走进一家饭店,事情办完了,我的心情也很放松。闲聊中,一个同事问了一句:“老高,你没事吧?”我这才发现老高脸色苍白。小邹对我们说:“老高已经发烧两天了,不让我跟你们说,刚刚在医院我就劝他输液,但他不愿意。”

吃完饭,和同事商量后,由我陪着老高到医院看病。

22时10分,我和老高走进峨山县人民医院。当时老高发烧到39.5℃,身上和手上起了很多水泡,必须输液治疗。为老高看病的医生也是两小时前为嫌疑人体检的医生,她问了我一句:“你们是警察?”我点了点头。开药、缴费,老高终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准备输液。

8月14日,晴转多云,气温:32℃

凌晨3时,针水打完。老高从病床上起身的时候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不过他显得有些内疚,不断地对我说:“辛苦你了,小伙子,赶快回宾馆休息吧。”

8时30分,老高依旧高烧不退,我们都劝他继续休息,但他以工作没有完成拒绝了。又是一天的忙碌和奔波之后,19时30分,我们回到澄江,组长听说老高生病的事后,伸手摸了摸老高的额头,立即用命令的口吻说:“还在发烧,必须去医院!”

20时20分,我陪老高到医院看病。经医生检查,高烧39.5℃,身上的水泡更多了,没说的,继续输液。老高看我连续两天陪他输液,很是愧疚:“辛苦你了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21时10分,单位领导和政工室同事来到医院看望老高,让他好好住院治疗,并把老高本周值班任务作了安排。

23时40分,大雨。输完液后,老高执意要回公安局。他说:“值班的事可以交接,但是守枪库必须我自己守,其他人情况不太熟悉,出来打针已经很麻烦其他同事了,大家都很累。”没有办法,我在大雨中将老高送到了公安局。

8月15日,晴转多云,气温:28℃

8时20分,我来到办公室,其他同事说老高8时就去卡点交接班了,今天他堵卡查缉。“堵卡”,听到这我立即给他打电话:“不是说休息看病吗?你怎么去堵卡了,你烧还没有退呢。”老高回答:“这是我的工作,不能麻烦弟兄了,大家都不容易,下班再去输液就行了。”

我一直没有从老高口里听到过我感兴趣的“轶事”,尽管他已经是干了30多年的“老”警察,但是这几天的经历,却让我感触颇深,让我有了更多继续前行的力量。

Copyright 2013-2016 版权所有:中共澄江县委政法委员会
制作单位:玉溪网 
滇ICP备1000047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