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门长安网 - 云南长安网 玉溪易门频道
您当前位置: 易门长安网 >> 政法园地 >> 政法风采
面对危险,他迎刃而上
记易门县公安局社区民警杨彦波
2017-11-06 10:15:01

受伤的杨彦波被同事送到医院

受伤的杨彦波被同事送到医院

面对突然拿起菜刀的行凶者,易门县公安局社区民警杨彦波没有退缩,毅然冲在了最前面,吸引行凶者的注意,将危险留给自己,最终将行凶者制伏,但是自己的右手腕却被砍成开放性刀伤,右臂桡动脉断裂,正中神经挫裂伤,右桡侧腕屈肌腱及掌长肌腱断裂。

不惧危险主动请战

“我哥哥武某精神病犯了,要杀人,家里人没有办法制住他,请你们赶紧去处理一下,不然要出人命了。”7月14日22时26分,龙泉街道办事处中屯社区的武某梅焦急地向易门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报警称。

“我是这个社区的民警,情况熟,我去。”在听到自己管理社区的武某又生事了,正在值班的杨彦波立即站了出来,主动向带班的领导请战。

“武某今晚太乱了,扬言要杀了自己父母。”刚到村口,武某家邻居武某红心有余悸地告诉杨彦波一行。听到情况后,民警杨彦波和杨虎每人拿了一把钢叉,指挥两名协勤人员拿了两面盾牌,跟着武某红进入武某家。

“武某家中相当混乱,堂屋的铝合金门窗整个被损坏,被丢弃在天井内,玻璃散落了一地。堂屋内,一把近40厘米长的尖刀插在实木沙发的扶手上。”进入现场后,杨彦波明显感觉到武某这次闹的动静有点大,事态也比以往更严重。

“我儿子口口声声说要将我和他妈杀了,还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,威胁我‘要死还是要活’,太害怕了,我都不敢在家了!”在看到警察后,武某仁夫妇俩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一点,松了一口气。但是当武某仁想带杨彦波一行到屋内找武某时,由于惊吓过度,手脚发软,双脚几乎无法移动,只是哆哆嗦嗦地告诉杨彦波一行武某的房间。

不顾安危冲在前面

“出发前,杨彦波告诉我们,这个武某经常喝了酒后在家闹事,人有时正常、有时不正常,叫我们都小心点。”当晚与杨彦波一起出警的协勤人员康耀告诉笔者。杨彦波和杨虎经过合计,决定由两人先进屋控制局面,再由两名协勤人员用盾牌进房作防护。

“这种情况,我们肯定要在前面,不能让协勤人员涉险。”杨彦波说。在杨虎拿着钢叉进入房内后,杨彦波紧跟着进去,发现房门正对着一张床,床头朝里,床头左侧放着一把菜刀,床尾和床侧的过道仅够一个人通过,空间十分狭窄,而武某则睡在床上。进入房间后,杨虎走向床尾先去开灯,但发现灯坏了,就立即用电筒照着武某,并大声警告武某不要动。这时,杨彦波左手抬着钢叉,右手拿着电筒到了武某的床右侧,准备等待协勤人员进来做好防护后对武某进行控制。

不知是酒精的作用,还是精神病发作,床上的武某看到警察后,根本不听警告,一声不响就从床头拿起菜刀,首先向离自己较近的杨彦波快速砍过来。刚刚走到床右侧的杨彦波没有退缩,赶紧用手中钢叉去控制武某的身体,而杨虎这时也默契地控制了武某的胸腹,武某突然砍来的第一刀落空。在控制了武某后,杨彦波一看自己离武某较近,为了消除危险,决定去强夺武某手中的菜刀。

“武某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像疯子一样拿着菜刀向我们砍来。”杨彦波说。在杨彦波靠近武某的一瞬间,武某激烈反抗,再次拿刀向杨彦波砍了过来。在感觉武某的这一刀有危险后,在空间的限制下,杨彦波勉强将身子向后缩了一点,险之又险地避过了武某砍向其腹部的第二刀。当时,杨彦波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锋利的刀锋将警服割破。事后他才知道,那一刀,在他肚皮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印。很快,武某的第三刀又砍了过来。这一刀,杨彦波没有再次幸免,拿着电筒的右手被砍伤。

不顾疼痛制伏行凶者

“砍着我的手了!”在感到自己受伤后,剧烈的疼痛让杨彦波身子一下子失去重心,打了一个趔趄,但杨彦波还是不忘提醒队友。受伤后,杨彦波就感觉拿电筒的右手指像被电了一样一阵酥麻,手指迟钝了许多。为了让队友赶紧控制武某,杨彦波忍着剧痛,一手紧握钢叉,一手紧握电筒,上前顽强地用钢叉再次控制住情绪激动、拿刀乱砍的武某,随后,一名协勤人员上去将武某手中的菜刀敲落,将武某控制起来。

“砍到手时,先是感觉麻,血一下子没有流出来,筋都看得见砍断了,到血流出来时,才感觉到疼痛。”问到当时受伤的感觉,杨彦波说。事后,同事杨虎说:“空间太狭窄了,不砍着他,可能也要砍着我!当时没有害怕,但事后想想,太凶险了!”说起那天晚上的事,杨虎告诉笔者,“我和杨彦波是十多年的老搭档了,这种场面,我们遇到的多了,比这个凶险的都遇到过,都没有受过伤,这次受伤是第一次。”

当狂暴的武某被制伏时,杨彦波才发现自己右手掌被砍伤的位置皮肉外翻,一股筷子粗的鲜血向外喷涌,不一会儿,裤子上已经被鲜血浸透,粘在身上黏糊糊的,地上到处是血。这时,杨彦波才找来绳子,将手臂捆住止血。

“流那么多血,一般人早昏了,不好意思了,害你们因为我儿子受了这么重的伤,你们将他打死算了。”当武某父亲看到血淋淋的杨彦波从房内出来时,变得语无伦次,十分愧疚。

在简单的捆扎后,杨彦波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,为了防止武某逃脱控制,他与杨虎等人一道,以惊人的毅力坚持将武某送到龙泉派出所赶来支援的民警手上,才到医院接受救治。这时,杨彦波因失血过多已几近虚脱。

“现在,我的右手有两个手指头没有太多的感觉。”7月21日,在易门县人民医院,笔者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杨彦波,只见他右手前臂打满了厚厚的石膏,五个手指微微露在外面。杨彦波说:“情况很突然,我刚要去夺刀时,武某突然就拿刀向我们挥了过来,如果我退缩,让武某冲出房间,后面的协勤人员还有武某父母就可能遇到危险。”在这种十分危险的情况下,杨彦波义无反顾地冲在了前面,将危险留给了自己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肆虐的菜刀。(唐新华  文/图)

Copyright 2013-2016 版权所有:中共易门县委政法委员会 易门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
制作单位:玉溪网 
滇ICP备1000047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