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宁长安网 - 云南长安网 玉溪华宁频道
您当前位置: 华宁长安网 >> 政法园地 >> 政法文苑
待我回家已黄昏 (李春亮)
2018-01-17 08:54:19

参加党建座谈会

联系户调解家庭纠纷

我在华宁县检察院工作,妻子在江川县职业中学工作,父母、孩子也在江川。虽然公务员工作稳定,但难免加班,离家35公里属不太远也不近的距离。工作压力越来越大,领导也加强年轻人工作锻炼,加压工作担子,所以回家的时间一再压缩。

工作8年来,我体会到家庭和工作孰轻孰重,就像人的左手和右手一样,缺哪个都是一种人生的缺憾。2009年任大学生村官、2013年到华宁检察院工作、2014年抽调县委组织部作“群众路线”工作、2015年监视居住点开始建设、2016年接手单位财务工作、2017年司法体制改革,工作需要一步步的完成,家庭需要一点点呵护。为能回家多陪家人,周一到周四必须每天晚上加班加点,尽可能完成各项工作以保障周末回家。工作和生活中,工作和家庭的界限是不可能完全区分的,工作好了生活才有保障、会给家庭带来收益和欢乐,家庭和睦才有心情工作。上班的时候要用心工作,尽量把工作完成得漂漂亮亮。下班回家与家人和睦相处,积极处理与家人的矛盾,才能工作得顺心,生活得开心。

2010年春节前,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,春节前本应该两家互备年货,相互见对方父母的时候,这段时间刚好在乡水管站工作,为了能使村里群众春节时能通上干净的自来水,一直奋战在施工现场,直到年三十鞭炮声开始响了,才顺利解决了各种问题,回到家吃了顿现成的年夜饭。

2015年一段时间协助反贪部门看守执法对象,两星期没回家,妻子每次来电话都问,做什么工作,是不是连家都不要了,我只能回答协助单位同事办案,她就来了一句“那就跟你的同事过吧,别回来了”,虽然我知道这是她在发牢骚,我也不能弥补什么,必须要坚守岗位。我知道在工作时应尽量抛开家庭的种种压力,不应该带着情绪工作,将情绪转嫁到其他的人身上去,公私不分,一切以自己的情感为出发点,想什么就做什么,这是与工作需要的逻辑、理性相背驰的。工作上的事和家庭里的事,应该区分好两种不同的情感。要学会调节自己的情绪,以宽广的胸怀去面对工作和家庭,把家里发生的事情放在家里解决,不要让不良的情绪无止境的蔓延,这样才能轻松工作微笑生活。

结婚后,一直没要孩子,就这样无忧无虑生活了几年,直到2016年孩子出生了,12月份孩子支气管肺炎住院,正是年底考核、财务结算等工作最忙的时候。即使请假也没有人顶替你考核,最终只能与医生协调,办住院后每天晚上8点后打针治疗,孩子生病哭闹严重,病情也不稳定,变化太大,每天去到医院天已黑,打完针夜已深,第二天天不亮就起床上班,待我回家已黄昏,真的是披星戴月两头跑。都说孩子生病最揪心的是父母,孩子反复发烧更是揪心。一次孩子反复发烧,她急的大哭“怎么办!怎么办!”,我在电话里说“别急,等我回来”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市医院,生病的孩子又特别多,去挂号、医生检查、缴费、打针等等都要排队,来来回回折腾了五、六个小时,直到半夜才到家,她总是说“你不在,我怎么办”。家就是两个人同时经营才能和谐的,必须对工作、对生活都有一个积极、热情的心态,融情于工作,寄情于家庭,那么生活自然海阔天空。

妻子是一名职业中学教师,担任班主任。职中学生大都十五、六岁,正值青春叛逆期,这些大小孩有时宿舍熄灯了不睡觉,翻围墙到学校外吃夜宵、逛网吧。她发现学生未请假溜出去了,从其他同学那儿打听到去向,在通知学生家长的时候也通知了我,毕竟大晚上的出去找学生有我陪着她是最放心的。虽然路途有那么点远,我也得支持她的工作。学校安排家访,只能周末去,农村的学生家长大多白天不在家,只能晚上去,我也陪着,能让她安心。

在扶贫攻坚的工作中,因为联系户距离单位90多公里,且是山路,分散的村小组道路更是崎岖,每次去到村上,我都会打个电话给她,有什么急事就自己琢磨着办吧,因为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,且农村工作大多晚上开展,回到家已半夜,好几次把她吵醒,睁开眼来一句“回来了,你不在睡不踏实”,此时心里真是惭愧,可是联系户不脱贫我也睡不踏实呀。

总之,要把家当作事业来经营,把事业当作家来爱,这样来自这两方面的矛盾也将迎刃而解。工作是重要的,家庭也是很重要的,没有家庭和家人的支持,工作不会有好的发展;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,家庭才会更和睦。(华宁县人民检察院  李春亮)

编辑:宋宇洪欣

Copyright 2013-2016 版权所有:中共华宁县委政法委员会 华宁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
制作单位:玉溪网 
滇ICP备100004706号